大紅龍泯滅了我的人性全能神恢復了我的良心

2015年4月30日44
 

雲南省 楊明

全國人民有一個共同的喜好,就是每當吃晚飯時打開電視觀看7點整準時開播的央視金牌欄目《新聞聯播》以及隨後的《焦點訪談》,雖然《新聞聯播》幾十年如一日地陳詞濫調,前十分鐘為共產黨歌功頌德,各種會議勝利召開、閉幕,中間十分鐘是國內各行各業一派欣欣向榮的繁榮景象,最後十分鐘是國外政局動盪,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落後面貌。但老百姓仍是樂此不疲,絲毫看不出大紅龍貶低別人、抬高自己的陰謀詭計。《焦點訪談》更是老百姓心目中最信任的講真話的節目,因為幾十年來都是那令人緊張的音樂一出,緊接著打出五個大字「用事實說話」,老百姓一直對這五個字深信不疑,所以這兩檔欄目的收視率一直居高不下。但是老百姓哪裡知道這些新聞節目中所播放的都是經過政府審核、包裝、處理後的假新聞呢?誰又知道政府播放這些假新聞的目的是為了掌控老百姓的思想,讓大眾按著國家的步伐走路呢?

我是一名中國大陸邊疆省分的普通記者。我出生在一個並不幸福的下層草根家庭,因著家境貧寒和父母的離異,從小我就很自卑,但我學習特別用功,優異的成績使我贏得了掌聲和羨慕。在學校裡,這個社會被形容得如何繁榮昌盛、正義、可愛,這個國家被吹捧如何歷經滄桑後蛻變為如今的盛世大國,而外國是如何混亂、如何反華、如何強權……天真的我以為世界真的是這樣。老師又教育我們要「愛國、愛黨、愛人民!」學校要求我們為建設四個現代化,建設民、富強、獨立的中華民族而奮鬥終生!但是在現實生活中年少的我看到的卻是,周圍有太多不公、太多讓人覺得義憤填膺的黑暗……於是,我萌生了想當記者的志向,為的是能把握話語權,揭露社會的黑暗面,為老百姓鳴冤叫屈、伸張正義!讓社會更加光明!那時在我年輕的心裡充滿了嚮往正義、光明的渴望!之後我便選擇了新聞專業,但自從踏入這一行,學校、教科書上就給我們灌輸「新聞媒體是黨的喉舌」,要建立「馬克思主義新聞觀」,也就是一切要以黨的利益為中心、要為黨說話……即便這樣的教育如雷貫耳,但我心中仍然充滿理想,幻想自己能成為一名針砭時弊、臥底打黑、掀開驚人內幕的媒體正義之士……然而,現實中我卻發現這一切不過是我幼稚的白日夢而已。

經過層層篩選、百裡挑一進入媒體後,我的鋒芒漸熄。媒體內部的「新聞紀律」相當嚴格,幾乎隔一天就下發一篇《報道提示》,要求各媒體絕對服從,被提示到需要注意的新聞事件便是各媒體不可逾越的雷區,若膽敢跨出半步輕則罰款,重則寫「小楷」(讓媒體寫悔過書);這板子要是打在個人身上那就吃不了兜著走——辭職是小事,被趕出行業後還得寫入檔案通知各單位終身不得錄用,甚至成為政治犯被判刑的也屢見不鮮。記者如果敢私自透露真相,就等著「喝茶」吃牢飯了。有一位記者叫高應樸,2009年底因為在自己的QQ上寫了幾篇批評重慶打黑行動的日記,觸犯了當時的政要,不久便被逮捕,祕密判刑三年,而且不許其上訴,更不許對外公開,高應樸的妻子還按照重慶有關領導的要求寫了書面保證絕不向外界透露此案的實情。現在高應樸仍在服刑中,但外界卻一無所知,他的鄰居朋友問起高的下落,高妻只敢說她丈夫在伊拉克做生意。在中國共產黨這種畫地為牢、禁錮思想的強權管制下誰還敢報道社會的黑暗面?誰還敢伸張正義?誰還敢不向著共產黨說話?它讓媒體說一,我們不敢說二,它讓媒體說誰壞,我們就是明知道事實真相也不敢說好,否則我們的飯碗和前途都要毀於它的手中。

我再給大家介紹一下《報道提示》的具體內容,實質就是政府提醒媒體把最近發生的貪官黑幕、群體性事件、大紅龍的負面報道等一律刪除,如2012年兩會期間《報道提示》中要求刪除一切「關於境外媒體涉及中央領導的負面報道」,如「雲南省代表大會期間嚴控負面新聞」,又如「浙江省永康市發生大規模嫖宿學生處女事件,涉及多名人大代表和企業家,各媒體只能採用官方通稿」,堅決刪除「選美小姐變市委祕書 網友發帖質疑被拘十天」「湖南麻陽三官員偷拍縣委書記受賄視頻」等等此類的新聞。這樣的刪除指令數不勝數,又如晉寧連環失蹤案報道,現場記者明明了解到失蹤被害人數已達上百人,但打出的新聞字幕和報紙版面上,必須按官方通稿統一口徑報道11人被害。所以我們經常能看到一些不倫不類的假新聞,只要大家稍加注意就能發現其中的破綻,就如2010年8月13日四川省綿竹市清平鄉發生的一次大規模的泥石流,新聞報道中是這樣說的:「凌晨12點30分發生災害,479座民房被掩埋,只有7人死亡。」我們可以想想,夜裡12點正是人們在睡夢中的時間,近500所民房被突如其來的泥石流掩埋,卻只有7人死亡,這樣的謊言只能騙三歲的小孩!但這些「潛規則」就是媒體的「新聞法」!中國共產黨想盡一切辦法掩蓋自己的黑暗面,卻美其名曰此舉是「為了建設和諧社會」,實際上就是蒙蔽老百姓!傻子都知道,一個國家要想國泰民安就得從打擊犯罪、整頓貪污腐敗開始,這樣才能從根源上解決問題,而我們國家搞「和諧」社會是摀住老百姓的耳朵、蒙上老百姓的眼睛,讓你看不見、聽不見政府裡的黑暗內幕,不管共產黨怎樣胡作非為,只要老百姓不知道就不會起來鬧事,這樣社會就「和諧」了。

在這種奇特的「治國方針」下,我們媒體所能發布的新聞無非就是一些被「和諧」了的、無關痛癢的官樣文章。老百姓關注的所謂「民生新聞」、「社會新聞」根本就看不到,能看到的要麼是些雞毛蒜皮、張家長李家短的街邊新聞,要麼是作秀裝樣、名不副實的愚民手腕,再不就是經過多方審查在某些部門允許的範圍內丟出去的幾個無關大局的「社會小丑」,供百姓吐口水,成為轉移社會各階層視線和憤怒的飯後談資。由於現在各種政府腐敗、集體嫖娼、攜款潛逃的事件頻發,各種刑事案件陡增,但《報道提示》一篇接一篇地來,所以我們媒體能說的「話」就太少了。不知大家有沒有發現,現在你拿起一張報紙看到的廣告幾乎佔據了60%-70%的報紙版面,報紙早已失去了它的意義,而電視上除了廣告之外就是弄些吃喝玩樂的東西來麻痺大眾,最近央視耗巨資拍攝了13個月,隆重推出了一部飲食系列片《舌尖上的中國》,就是把各地的美食怎樣製作告訴給人們,引導大眾全身心地投入到「吃」裡面。可見政府為了轉移老百姓的視線真是費盡心思啊!其實,我們每天都會收到大量的老百姓打來的反映社會黑暗面的爆料電話,每當接到這類電話,聽著他們哭泣著訴說自己的冤屈,每當目視到那些來我們單位門口喊冤上訪的可憐群眾,每當看見網上那麼多企圖借助網絡鳴冤、發洩不滿的憤青們,我才發現我什麼都不能做,年少時懷揣的夢想已化為泡影,我的正義感和那點良心被這個國家的政權壓制得幾近消失,我敢怒卻不敢言,我憤恨卻不敢聲張,我越來越沉默了……我心裡可憐的是這些不明真相、懷抱「正義」幻想的老百姓以為媒體就是青天大老爺,以為只要見諸媒體事情就能有所轉機,呼籲一千遍,狼就能變成羊,多麼幼稚的想法!他們哪裡知道我們媒體是姓「官」的呀!我們媒體工作者的口和手中的筆不能由自己掌控啊!他們更不知道那些《新聞法》《報道提示》根本就不可能讓我們把百姓的心聲反映出來!那些「用事實說話」「反映老百姓的心聲」只不過是句虛假的廣告語而已。也許有人會問,現在也有很多媒體和個人敢指責政府啊,難道它不管嗎?不是不管,而是不想管。因為大紅龍顛倒黑白、倒行逆施的行為早已惡貫滿盈了,受它苦害的人太多了,大量懷有不滿情緒的人便借助網絡揭露真相,發表對大紅龍的憤恨。大紅龍則是一方面加快屏蔽速度,一方面稍微透露一點,但「這一點」卻是大紅龍採取的「捨卒保車」的變通策略,因為它知道自己很無恥,如果再不給群眾講兩句話發洩一下,人們遲早是要起來採取行動推翻它的。現在整個社會就像一個沸騰的水壺,大紅龍只是把蓋子揭開,允許冒出一點熱氣,這都是為了避免整壺沸水不斷地湧出來不得已而為之。但是,如果哪個人或媒體的言論「過了格」,就一律鎮壓、格殺勿論。

入行後我才知道,讓我們的社會如此「和諧」「充滿陽光」的操控者原來是「宣傳部」。所謂的「宣傳部」就是大紅龍的核心機構「黨委」內部的重要部門,是專門負責實施「黨管新聞、黨管言論」的狗腿子,從中央到地方,層層設控,監管並操控所有的言論,所以在中國根本就沒有言論自由。所有的媒體每年都被限定一個分數,一旦某媒體不聽話報道了不該報道的東西,觸犯了新聞紀律就要被扣分。一旦分被扣完,該媒體就面臨關門「下課」的悲慘結局!在如此鍘刀高懸的情況下,沒有幾家媒體敢得罪「衣食父母」,也沒有幾個記者敢「出軌」,而是甘於做個討好獻媚的走狗。2013年1月初,《南方周末》風波,正好應驗了這個潛規則。《南方周末》是中國敢揭露大紅龍的報紙之一,常年以來都被監控打壓。就在前幾天,該報與其同盟的另一家報紙《新京報》因為不聽「宣傳部」的要求和指令,《南方周末》最高領導下台,甚至連維護他們的廣東省宣傳部部長都被趕下了台,《新京報》也受到嚴厲批評。這是在殺一儆百,給我們所有的媒體提個醒,這就是「不聽話」的下場!我們媒體工作者的正義之心和人格就這樣被大紅龍蹂躪、泯滅了!各級「黨委」不僅藉著「宣傳部」控制媒體,還把它的觸角延伸到任何一個可以伸到的角落。學校、機關、單位、組織……凡是有人的地方都有「黨委」,他們會藉著大會小會給人洗腦。而「宣傳部」還負責收買文人、寫手,專門撰寫頌揚大紅龍的馬屁文章,然後引導輿論,就是叫這些文人胡扯瞎編掩飾它自身的腐敗墮落,這些寫手便是「和諧社會」的「建設者」!「宣傳部」則是我們這個「和諧社會」的「策劃者」!想必大家再看到此類文章時就知道它的「研製」過程和目的了吧。

其實,新聞媒體也是大紅龍各個利益集團、派別廝殺對決的陣地,政府部門最擅長製造假新聞,更擅長借助公眾的力量清除異己。就如原重慶市公安局局長——「打黑英雄」王立軍,電視上曾播放過他繳獲一個地下兵工廠的畫面。事實是這樣的,王立軍調集了重慶千餘名特警乘專列趕赴重慶的秀山,把秀山包圍起來,央視記者架好攝像機對準王立軍,王局身穿黑色皮大衣,用戴著黑色皮手套的手拿著對講機,擺好姿勢,衝著對講機喊:「大家準備好了嗎?開始行動!」特警們立刻如天兵天將出現,疑犯見狀便丟盔棄甲落荒而逃,警方大獲全勝。其實,哪有什麼地下兵工廠啊?就是幾個農民弄兩把銼刀和老虎鉗,並沒有查出槍支,為了弄假成真,王局當即下令讓各個分局「繳槍」,很快幾千支鏽跡斑斑的槍就弄過來擺好了,央視記者再次架好攝像機開拍:看看!這就是地下兵工廠啊,造了這麼多槍!「電影」就這樣拍成了,然後在各大電視台一播,從此王立軍便成了央視塑造出來的風靡一時的「英雄」,成了老百姓心目中的正面人物。這樣的「勞模」「英雄」「三八紅旗手」在新聞中比比皆是,現在大家知道了這些新聞是如何炮製出來的了吧!但是到了2012年,薄熙來、王立軍等人與中共高層對立,不久便被「法辦」,之後的新聞輿論立刻又倒向了另一邊,開始揭露王立軍是怎樣整人治人的,一位曾協助王立軍拍「電影」的公安分局副局長後來被其提拔,再後來因得罪了王立軍被拿下,說其是黑社會的保護傘,關了一年多,被打得遍體鱗傷,據此人透露,當年那幾千支從地下兵工廠「繳獲」的槍都是十多年前收繳的,從各區縣分局調來的,而且王立軍給他們下達了指標,每個分局必須送來多少,就是為了充數、拍電視。另一位江北分局的刑警支隊長更慘,在一次抓捕行動前,他忘記了通知王局去「拍電影」,讓王局帶著槍,拿著對講機,準備好攝像,然後第一個衝進現場!結果,他擅自行動了,王局很生氣。再就是一個普通案件,王局卻非要把他包裝成黑社會,把很多不相干的罪行套在這名嫌疑犯身上,這位隊長提出了不同意見,後來被邊緣化,發配到邊遠區縣萬州,讓他去搞當地的區委書記和區長、公安局長的黑材料,再後來被拿掉,關押了幾個月,被打斷了左側鎖骨。「王局」倒台後像這樣的負面報道如雨後春筍一般地冒出來,「王局」頃刻間由一個「英雄」變成了殺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這就是媒體的「力量」!而老百姓也早已看透這些權權相爭的幕後黑暗,調侃說「你是公僕還是黑社會,關鍵看你有沒有站錯隊。」若站對了隊,能跟中共穿一條褲子,黑社會就成了「公僕」的光輝形象;若站錯了隊,不與中共一個鼻孔出氣,黑社會就成了黑社會了。可悲的是,我們媒體被捉弄得就像一個見風使舵的跳梁小丑,一會跳到這邊,一會又跳到那邊,醜陋極了,我們在共產黨的強權下完全喪失了人格、尊嚴!我們的人性完全泯滅了!

我雖然身為記者,但我從來不看新聞,更不相信媒體說的一切話。大家想想,《新聞聯播》《焦點訪談》這樣的欄目那更是國家監控的重中之重,它敢報道實情嗎?它敢說一句實話嗎?絕對不敢!這時,我想起了上學時老師說的話,要「愛國、愛黨」,我不由得怒火中燒,試問:這樣的充滿虛假、謊言、強權、腐敗的黨,讓我怎麼去愛?這麼黑暗的國家,我又怎麼能愛得起來呢!

作為一名記者我不敢說真話,也不能說真話,只能隨波逐流,我若「出軌」帶給我的將是不盡的災難!為此我的心裡矛盾、掙扎……我兒時匡扶正義、打擊邪惡的夢想被現實撕得粉碎,行業的黑暗使我原本的一腔熱血消失殆盡。雖然我心裡一百個不服,但我還是不得不屈服於國家的黑暗統治!面對這樣一個龐大的黑暗集團,我無力回天,我的心涼了……麻木的我每天例行公事地面對各類採訪,無非就是替別人粉飾吹噓兼打廣告,然後等著邀請單位的紅包,只要有錢,一切都好辦。採訪大紅龍的各種會議更是簡單,大紅龍的會議都是台上唸稿子,台下打瞌睡,互相糊弄,全是浪費時間、走形式。那些所謂的新聞鏡頭、新聞照片究竟有多少是真實的?據我了解,包括我自己在內,很多時候都是讓被採訪的人擺好造型才拍照,甚至把面對鏡頭時講什麼話都告訴對方,如同演戲,而記者很多時候就扮演了導演的角色。客觀地說,大紅龍的官員雖然沒什麼真本事,但演技還是高超的,演什麼像什麼。每當開什麼兩會、黨代會,我們媒體內部便如臨大敵,因為這是我們「喉舌」發揮作用的關鍵時刻。老百姓以為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就能體察民情、反映民聲了?錯了,這些能到省會、北京開會的全都是在大紅龍內部嚴格篩選出來的,是大紅龍「最放心、最滿意」的一群人。這些人平時說官話,開會就穿著民族服裝裝成群眾樣。這裡面又隱藏著多少權錢交易、權色交易啊?你說這些代表委員能說什麼、敢說什麼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尋找人生的意義 的頭像
尋找人生的意義

認識全能神

尋找人生的意義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